邮件:
 
 
 
 
 
 
书名:沉浮与枯荣,八十自述 
作者:江平口述
ISBN:978-7-5118-0857-8
出版单位:法律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0
 


       本书记录了江平八十年的沉浮与枯荣,也涉及其亲历的众多历史事件;不仅是江平治学历程的全记录,更是中国法治进程的缩影。  
 

  .目录
目录  
第一卷   似水流年
一、   我的青少年时代
  我的父亲母亲
  我的出生地是一个谜
  大连的文化与历史
  印象中的大连
  小康生活
  亲眼看“八·一三”之战
  从大连到北平
  北京生活记
  家庭教育氛围很好
  初中时经常去中南海玩
  强化治安运动
  吴佩孚的葬礼
  我的哥哥是国民党少将
  我们这一代人身上有两个烙印
二、   崇德三年
  考入崇德中学
  崇德中学溯源
  崇德中学的Ⅵ系统
  崇德中学很宽容
  高中三年,轻轻松松就过来了
  崇德学生分四类
  管理食堂,练习自治
  民主学生运动的洗礼
  担任崇德中学学生自治会主席
  加入地下党的外围组织
  地下党与学生自治会
  出黑板报,演《陞官图》
  足球成了我最大的爱好
  教会学校不强迫信教
  报考燕京大学
  顺带说说芮德兰事件
三、   我在燕京大学
  考入燕京新闻系
  与清华擦肩而过
  燕京大学的教与学
  燕京大学的TOSS传统
  燕京大学的生活
  只记得教《新闻学概论》的张隆栋
  学生自治会选举
  接头暗号是AB
  参加高唱队
  参加义校,接触生活
  参加黑白社
  加入燕京足球队
  护校运动
  我看到了战争场面
  燕园被解放
  欢迎解放军入城
  报名参加南下工作团
  改名江平
  如果恢复燕京大学,哈佛燕京学社的钱依然可以用
  司徒雷登身后事
四、   “最早我是文工团的”
  南下前被留下来
  参加“青训班”
  我们穿上了灰布军装
  推选文工团领导
  唱砸合唱,我无地自容
  配合形势做宣传
  取消“自由”
  郭沫若的赞美诗
  在文工团的乐趣
  文工团解散
  从文艺到体育
  自学俄语,引进“劳卫制”
  组织派我学法律
  别了,燕京大学
五、   杂忆留苏
  人人都要抢“白旗”
  九天九夜到苏联
  从莫斯科到喀山
  分到喀山有点不情愿
  喀山大学
  列宁与喀山大学法律系
  初到苏联,印象最深的是战争的残酷
  苏联女孩爱找中国男生
  第一个拦路虎是语言关
  军事训练课
  苏联农村
  斯大林逝世
  转学到莫斯科大学
  苏式Seminar
  口试
  苏联民法和西方一样
  学拉丁文是莫斯科大学建校二百年以来的传统
  开设了罗马法
  法律的继承性问题
  苏联法庭很尊重法官的独立性
  苏联的法学著作也是不错的
  去华沙参加世界青年联欢节
  冻饺子是我们的最爱
  第一次听音乐会
  “秘密报告”早就公开了
  给中、苏司法代表团当翻译
  访苏成员好几个成了“右派”
  首批留苏法律人
  跨国婚姻悲剧多
  我们亲历了中苏关系建交早期的全过程
  苏联不允许别国共产党公开活动
第二卷   廿载逆境
六、   从天堂到地狱
  一生最难忘的是鲻为“右派”
  “北大派”与“革大派”
  北京政法学院的反右主要针对钱端升
  北京政法学院的苏联顾问
  整风运动
  有人要我谈斯大林
  “大鸣大放”开始了
  我的一张大字报
  向院党委反映意见
  反右开始了
  政治批判四步走
  所有“右派”都是领导决定的
  我很快就缴械投降了
  处理
  “要夹着尾巴做人!”
七、   五十年后谈反右
  反右运动主要针对知识分子
  国共政争主要争取民盟
  反右是“阳谋”
  反右运动的国际国内背景
  法学家的忏悔问题
八、   苦难的历程
  婚变
  大跃迸中的北京政法学院
  超强度劳动
  我们的劳动任务主要是背粪
  余叔通摔死了一头驴
  身残
  九死一生
  差点煤烟中毒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在外语教研室教俄语
  为“文革”埋下祸根
  1960年大家都浮肿
  四清运动
  政治气氛变了
九、   “文革”十年
  “文革”始于高校
  保皇派与造反派
  北京政法学院的第一张大字报
  政法公社与政法兵团
  再婚
  我们这些人的尴尬
  引火烧身
  诗书丛里觅快活
  我的毛笔字是写大字报练出来的
  “斗、批、散”
  在五七干校当食堂会计
  林彪事件震动很大
  摘帽右派的身份影响分配
  回北京我工作
  在延庆教英语
  让我教政治有点受宠若惊
  1976年是很重要的一年
  初为人父
  延庆生活不容易
  调到外国语学校
第三卷   我的教与学
十、   归队
  北京政法学院复办
  差点去了法学所
  为右派平反
  申诉
  调整工资
  担任民法教研室受责人
  首开罗马法、西方国家民商法
  教师、教材奇缺
  北京政法学院被“五马分尸”
  艰难的“复校”
  80级新生学习条件奇差无比
  索还图书
  自编教材出了问题
  担任北京效法学院副院长
  恢复与外国人的联系
十一、   法大十年
  最早筹建的是中国法律大学
  筹建中国政法大学
  中国政法大学成立
  担任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
  师资奇缺
  扩招研究生,培养师资力量
  参加民法师资培训班
  让学生来选择老师
  我的教学工作
  罢餐事件
  昌平新校建设
  青年教师没地方住
十二、   从校长变回教授
  担任中国政法大学校长
  胡耀邦逝世
  我参加了胡耀邦的追悼会
  五月下旬我出国了
  免职大会
  学生没有忘记我
十三、   罗马法的因缘
  我最早开设了罗马法
  “你们骡马都有法律管啊?!”
  将古罗马制度与现实联系起来
  一边走,一边讲
  用俄语讲罗马法
  开始与第二罗马大学合作
  第一次到罗马
  选派留意学者
  成立罗马法研究中心
  “罗马法精神在中国的复兴”
  罗马法也有原教旨主义者
  现学西班牙语
  西西里之行
  获得意大利二级骑士勋章
十四、   比较法的情怀
  一本旧书引发的话题
  开设“西方国家民商法”
  我是搞“比较法出身”的
  我的那本书并不成熟
  我也有一个梦想
  比较法研究所的“四方面力量”与“三杰”
  比较法的任务
  比利时的“对等原则”
  参观西柏林引发外交抗议
  第一次用英语公开演讲
  根特大学授予我名誉法律博士
  安守廉、爱德华与柯恩
  在日本
  再去日本
  主持“外国法律文库”
  主持“美国法律文库”
  担任中国比较法研究会会长
  为什么不能提“现代化”
十五、   主编《大百科全书·法学卷》
  百科全书的中国特色
  “法学卷”进展比较快
  和江泽民的合影没政治背景
  启动“修订版”
  第二版按照字母排序
十六、   民法学界的先驱们
  新中国民法的发展与佟柔先生
  纪念佩霖 学习佩霖
  纪念谢怀栻老先生
十七、   教书育人五十年
  “人生七十,该是总结自己一生的时候了”
  设立江平民商法奖学金
  我和我的学生们
  来生还做教授
  颐养天年
第四卷   大立法时代
十八、   难产的民法典和顺产的《民法通则》
  第一次民法典起草
  第二次民法典制定
  第三次民法典起草
  周总理说,其实英美法也有很多优点
  民法典第三次超草无疾而终
  《民法通则》的框架与名称
  公、私之争
  术语禁区
  《民法通则》中的其他争议
  《民法通则》第90条的幕后
  我们成了《民法通则》起草的“四大名旦”
  《民法通则》的通过
  “承前启后,功不可没”
  王汉斌重提民法典起草
  《合同法》排在第一步
  开始起草《物权法》
  李鹏提出要在九届人大期间通过民法典
  制定《物权法》的艰难历程
  制定民法典的条件完全成熟
  民法典的“大”与“小”
  民法典制定应突破德国模式
  中国式立法的反思
十九、   民法、经济法之争
  先有经济法,后有民法
  民法的心脏被经济法拿走了
  一枝独秀的经济法
  中国经济法的黄金时代
  “19世纪的商法就是20世纪的经济法”
  德国是经济法最正统的发源地
  民法、经济法的大决战
  重温民法、经济法大论战
  我始终认为经济法是应该存在的
  经济法的衰落
  中国经济法学会这个组织仍然还在
二十、   七届人大五年记
  当选人大代表很意外
  我被编入浙江代表团
  前排议员和后排议员
  议政缺少实效
  法律委员会委员竟然不懂法
  我跟李慎之比较聊得来
  宁波老乡陈先
  七届人大开始使用表决器
  邓小平南巡讲话
  我对三峡工程投了弃权票
二十一、   《行政诉讼法》的台前幕后
  “民告官”是改革开放中出现的
  陶希晋提如建立“新六法体系”
  在当时没人敢提法律体系
  陶希晋要我担任行政立法研究组组长
  对于行政法我知之甚少
  陶希晋主张搞一个“行政法大纲”
  我提出“先程序、后实体”
  《行政诉讼法》的立法进程
  施行前有两千多名乡村干部辞职
  《行政诉讼法》由民法室完成
  管辖地之争
  受案范围之争
  一部法律开创改革道路
  宪政路上的里程碑
  自动辞职
二十二、   《民事诉讼法》的“转正”
  中国式“试行”
  我对民事诉讼法知之不多
  公法要体现契约精神
  律师不能靠垄断来霸占诉讼
  公益诉讼
  清偿顺序
  求教于柴发邦教授
  勿忘“小破产法”
  行政强制程序的是与非
  辛普森案是一部活生生的证据法
二十三、   《著作权法》的争议
  著作权法?版权法
  反动淫秽的作品有没有著作权
  “依照法律应该禁止的,不享有著作权”
  希特勒的著作权问题
  “版权怎么能归私人所有呢?”
二十四、   立法活动与执法检查
  觉得自己的脚还是踩到中国的土地上
  修改《中外合资企业法》
  邓朴方来见我在法大很轰动
  《监督法》的“瘦身”
  《新闻法》还是不通过为好
  考察海南设省后的执法
  去山东检查《矿产资源法》
二十五、   牵动改革神经的“双城记”
  “温州模式”始终是改革争论的焦点
  归根结底是私营经济所占比重之争
  对温州股份合作制企业进行实地考察
  授予深圳特区立法权
  深圳市聘我作立法顾问
  城市中的“集体土地”
  深圳公司制度的创新
  深圳《公司条例》的是与非
  深圳经济特区的《合伙条例》
  深圳的商事立法很有特色
二十六、   国企改制与《公司法》
  国企改革如何改
  国家与企业,应该是所有者和占有者的关系
  《转机条例》:朱镕基的药方子
  回应经济学界的“股份制”
  “全部法人财产权”未解决分歧,新添了混乱
  第一阶段的公司立法,早在1983年就开始了
  第二阶段的《公司法》起草
  第三阶段的公司立法
  我看1993年《公司法》
  来自德国的明信片,说我背叛了马克思主义
二十七、   失去衡平法依托的《信托法》
  我负责起草《信托法》
  为什么要制定《信托法》
  信托制度在中国的继受
  中野正俊说,“十三陵应该搞公益信托”
  去日本考察信托法
  台湾地区和我们同时起草信托法
  日本《信托法》的前世今生
  对公益信托很感兴趣
  新中国成立后信托制度运用的实践
  信托财产归属的问题
  信托财产公示主义
  信托目的合法性
  《信托法》出台
二十八、   我对仲裁有感情
  坚决取消行政仲裁
  仲裁机构怎么设立
  仲裁机构的设立
  仲裁机构的经费
  涉外仲裁由谁来管
  我在北京贸仲委做了五届主任
  我在国际贸仲委
第五卷   为法治呐喊
二十九、   我看苏东剧变
  苏东剧变是大事件
  苏东剧变的原因在于“三垄断”
  思想意识的垄断
  国家权力的垄断
  经济利益的垄断
  《新阶级》
  苏东社会主义制度并未体现其优越性
三十、   律师兴则国家兴
  律师是一个国家法治文明的标志
  律师应该是“人权卫士”
  律师与医生
  吉尔顿的一段名言
  律师的职业病
  “保民官”应该由律师来做
  法律人的守与变
  律师应当参与政治
  律师应当多一点哲人气质
  律师的舞台在法庭上
  为弱者辩护是律师最哥贵的地方
  发扬“思之精神”
三十一、   我与经济学界的交往
  商法既需要懂法律,也需要懂经济
  我最早接触的是董辅礽
  兼职副主任的待遇
  和董辅礽一道做改制
  为董辅礽一叹
  董辅礽经济学奖
  在北戴河认识吴敬琏
  发起法学和经济学的联姻
  法治与市场经济的对话
  市场经济和法律都不是万能的
  经济学内与经济学处
  我看法学家和经济学家的异与同
三十二、   我的法治观
  法治的三个层面
  宪政的核心是民主和自由
  中国法治的四个阶段
  中国法治建设的四条主线
三十三、   我所能做的是呐喊
  我比较喜欢对公共事件发表意见
  民法与宪法:谁先谁后
  将私有财产权绝对化是对《物权法》的曲解
  只向真理低头
  不媚权,也不讨好舆论
  我为什么要呐喊
  前因与后果——整理《沉浮与枯荣:八十自述》手记
   
 
 
 
 
     
 
 
 
 
 
国家图书馆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1997-2005 National Library of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